5050生活网

首页 > 足球 > 全国各地持续推进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行动

全国各地持续推进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行动

5050生活网 2019-03-21 03:33:28 编辑:耶律宗真 点击:69027
字号:T|T

修真界的上乘修真剑术初期以剑御气,以气成剑,而琼华派所创的清风剑剑诀一剑七式。七式一剑劈出,六欲离尘七情脱世,剑气乘风纵气,最终成就以气成剑击敌无形的最高境界。不过半盏茶的工夫之后,哨卡中的黑衣大汉已是尽皆倒地毙命。“瑶池弟子都是从各处筛选的天骄,无论是姿容和悟性都是人中之凤,再加上瑶池的底蕴,有幸被收入门下的都是一步登天了。”

“师兄!”“星月斩,第一刀!”

  中新网3月19日电 据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网站消息,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今日公布2019年第一批拖欠劳动报酬典型案件。具体情况如下:

  重庆市查处重庆市普晖建筑劳务有限公司拖欠劳动报酬案

  重庆市普晖建筑劳务有限公司,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500000582832690G;地址:重庆市北部新区经开园金渝大道56号6幢1D10D3;法定代表人:毛志。

  2018年6月以来,重庆市两江新区社会保障局陆续接到劳动者投诉,反映重庆市普晖建筑劳务有限公司存在拖欠劳动者劳动报酬问题。

  经查,重庆市普晖建筑劳务有限公司在2014年11月至2018年6月期间,拖欠66名劳动者劳动报酬共计362.5万元。2018年8月1日,两江新区社会保障局依法向该公司下达《劳动保障监察限期整改指令书》,该公司逾期未履行。

  2018年8月14日,两江新区社会保障局以涉嫌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依法将该案移送公安机关立案查处。2019年1月28日,该公司将所拖欠劳动报酬支付完毕。

  广东省查处广东城市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拖欠劳动报酬案

  广东城市建设集团有限公司,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4409047361755677;地址:茂名市电白区水东镇龙泉路8号安泰华府H1-040号;法定代表人:廖志辉。

  2018年6月1日,广东省梅州市兴宁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劳动监察大队接到劳动者投诉,反映广东城市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存在拖欠劳动者劳动报酬问题。

  经查,广东城市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在承建“梅州市兴宁市叶塘镇东莞石碣(兴宁)产业转移工业园厂房项目”中,拖欠35名劳动者劳动报酬共计130.4万元。2018年6月19日,兴宁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依法向该公司下达《劳动保障监察限期整改指令书》,该公司逾期未履行。

  2018年7月5日,兴宁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以涉嫌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依法将该案移送公安机关立案查处。2018年10月8日,该公司将所拖欠劳动报酬支付完毕。

  安徽省查处当涂县加佳服饰有限公司拖欠劳动报酬案

  当涂县加佳服饰有限公司,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3405210907884948;地址:安徽省马鞍山市当涂经济开发区;法定代表人:王家军,实际经营人:沈罗庚。

  2018年9月,安徽省马鞍山市当涂县劳动保障监察大队接到劳动者投诉,反映当涂县加佳服饰有限公司存在拖欠劳动者劳动报酬问题。

  经查,当涂县加佳服饰有限公司在2018年7月至9月期间,拖欠120名劳动者劳动报酬共计73.6万元。2018年9月26日,当涂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依法向该公司下达《劳动保障监察限期整改指令书》,该公司逾期未履行。

  2018年9月29日,当涂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以涉嫌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依法将该案移送公安机关立案查处。2018年12月6日,该公司将所拖欠劳动报酬支付完毕。

  海南省查处厦门中诚建建筑劳务有限公司拖欠劳动报酬案

  厦门中诚建建筑劳务有限公司,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350203776000622F;地址:福建省厦门市湖里区枋钟路2366号金山财富广场3号楼7楼;法定代表人:蒋么林,项目负责人:蒋杰。

  2018年8月29日,海南省三亚市劳动保障监察支队接到劳动者投诉,反映厦门中诚建建筑劳务有限公司存在拖欠劳动者劳动报酬问题。

  经查,厦门中诚建建筑劳务有限公司在承建“海南三亚梦幻不夜城一期”项目中,拖欠24名劳动者劳动报酬共计120.8万元。2018年9月27日,三亚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依法向该公司下达《劳动保障监察限期整改指令书》,该公司逾期未履行。

  2018年11月6日,三亚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依法向该公司下达《劳动保障监察行政处罚决定书》,对其拒不报送劳动用工书面材料、拒不履行整改行为罚款1.8万元,目前,该公司将所拖欠劳动报酬支付完毕。

  山西省查处山西省地矿建设工程有限公司拖欠劳动报酬案

  山西省地矿建设工程有限公司,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14000071593398XL;地址:太原市杏花岭区解放路103号中盛大厦九层;法定代表人:贾仁政。

  2018年1月3日,山西省临汾市尧都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接到劳动者投诉,反映山西省地矿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存在拖欠劳动者劳动报酬问题。

  经查,山西省地矿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在承建“临汾北美金港项目商业及地下室主体工程”项目中,拖欠51名劳动者劳动报酬共计288.5万元。2018年1月22日,尧都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依法向该公司下达《劳动保障监察限期整改指令书》,该公司逾期未履行。

  2018年2月9日,尧都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以涉嫌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依法将该案移送公安机关立案查处,并将该公司列入拖欠农民工工资“黑名单”,实施联合惩戒。2018年12月16日,该公司将所拖欠劳动报酬支付完毕。

  吉林省查处吉林省中石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拖欠劳动报酬案

  吉林省中石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2201036961423056;地址:长春市宽城区人民大街1078号;法定代表人:王呈顺。

  2018年1月29日,吉林省松原市长岭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接到劳动者投诉,反映吉林省中石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存在拖欠劳动者劳动报酬问题。

  经查,吉林省中石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在承建“岭南华府小区19号、20号楼工程”项目中,拖欠78名劳动者劳动报酬共计321万元。2018年3月8日,长岭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依法向该公司下达《劳动保障监察限期整改指令书》,该公司逾期未履行。

  2018年3月19日,长岭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以涉嫌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依法将该案移送公安机关立案查处。6月13日,公安机关依法对该公司原法定代表人王呈顺采取刑事强制措施。2018年8月10日,该公司将所拖欠劳动报酬支付完毕。

  贵州省查处贵州东海伟业实业有限公司拖欠劳动报酬案

  贵州东海伟业实业有限公司,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520524598368271J;地址:贵州省毕节市织金县绮陌乡陡岩村;法定代表人:宋庆海。

  2018年5月16日,贵州省毕节市织金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接到劳动者投诉,反映贵州东海伟业实业有限公司存在拖欠劳动者劳动报酬问题。

  经查,贵州东海伟业实业有限公司在2018年2月至6月期间,拖欠1350名劳动者劳动报酬共计1220.6万元。2018年6月29日,织金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依法向该公司下达《劳动保障监察限期整改指令书》,该公司逾期未履行。

  2018年7月10日,织金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以涉嫌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依法将该案移送公安机关立案查处。2018年12月24日,该公司将所拖欠劳动报酬支付完毕。

  辽宁省查处五洋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拖欠劳动报酬案

  五洋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330000146126896K;地址:浙江省绍兴市上虞百官街道江东北路588号11楼;法定代表人:陈志樟。

  2018年8月3日,辽宁省沈阳市沈北新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接到劳动者投诉,反映五洋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存在拖欠劳动者劳动报酬问题。

  经查,五洋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在承建“沈阳航空航天大学教师楼”项目中,拖欠65名劳动者劳动报酬共计106万元。2018年12月14日,沈北新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依法向该公司下达《劳动保障监察限期整改指令书》,该公司逾期未履行,拒不整改。

  2019年1月4日,沈北新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以涉嫌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依法将该案移送公安机关立案查处。1月24日,沈北新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将该案所拖欠劳动报酬发放到位。

  北京市查处孝感市楚燕建筑劳务有限责任公司拖欠劳动报酬案

  孝感市楚燕建筑劳务有限责任公司,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420902739146673Y;地址:孝感市孝南区杨店镇桃花驿大道76号政府院内;法定代表人:刘新初。

  2018年1月15日,北京市大兴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接到劳动者投诉,反映孝感市楚燕建筑劳务有限责任公司存在拖欠劳动者劳动报酬问题。

  经查,孝感市楚燕建筑劳务有限责任公司在承建“大兴现代农业装备科研中心及配套工程”项目中,拖欠33名劳动者劳动报酬共计416.3万元。2018年2月2日,大兴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依法向该公司下达《劳动保障监察限期整改指令书》,该公司逾期未履行,且法定代表人逃匿。

  2018年2月12日,大兴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以涉嫌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依法将该案移送公安机关立案查处。目前,除个别劳动者联系不上外,该公司已将所拖欠劳动报酬支付完毕。

  四川省查处山东中荣建设工程有限公司拖欠劳动报酬案

  山东中荣建设工程有限公司,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3708325793732787;地址:山东省梁山县城水泊中路108号中韩大酒店一楼;法定代表人:冯敬钊。

  2018年1月30日,四川省广安市武胜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接到劳动者投诉,反映山东中荣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存在拖欠劳动者劳动报酬问题。

  经查,山东中荣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在承建“武胜县青莲寺复建工程”项目中,拖欠172名劳动者劳动报酬共计333.9万元。2018年2月5日,武胜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依法向该公司下达《劳动保障监察限期整改指令书》,该公司逾期未履行。

  2018年2月18日,武胜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以涉嫌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依法将该案移送公安机关立案查处。2018年4月,该公司将所拖欠劳动报酬支付完毕。

“先藏好身形,看看巫族修士是怎么离开巫巢的。”姜遇并不担心,以仙道九封之术隔绝了自身和韦曲气息,隐匿于暗中。整个客栈中都弥漫着紧张的气氛。

  “年少有为”世界巡演本周末开启,接受新京报专访揭秘日常创作与制作幕后

  李荣浩 一个人完成一支队伍的工作,不孤独,特好玩

  李荣浩此前就以演员的身份登上过大银幕,分别在《乘风破浪》和《卧底巨星》(图)中献出演技。有影视经验的他此次当导演,胸有成竹。

  自去年十月李荣浩的专辑《耳朵》发布之后,“一个人就是一支队伍”就作为一个新型荣誉称号出现在乐坛中。从词、曲、编曲、制作到和声、录音、混音,李荣浩、吴青峰、许嵩、胡彦斌等音乐创作人经常独自完成“一支队伍”的工作,让网友们不禁笑称“谁也赚不了他们的钱”。

  如今,李荣浩的全新世界巡回演唱会“年少有为”即将于3月16日在上海启航,5月18日登陆北京凯迪拉克中心。在此次巡演中,李荣浩继续一人身兼多职,除自己表演外还担纲“音乐总监”的角色,并以导演、剪辑师等身份主控演唱会视频视觉的创作与制作。借此之机,新京报记者与这位“只需交电费”的全能歌手聊了聊他各种身份背后的真实心路,从中可一窥“一人就是一支队伍”的音乐、舞台背后,其实内核是高标准、严要求。

  身份1 作词/作曲

  “不特意找灵感,写歌是生活习惯”

  新京报:之前你曾透露在生活中随时随地都可以写歌,这些创作会仰赖“灵感”出现吗?

  李荣浩:其实很多人对写歌有一定的误会,认为写歌一定要有一个特别的灵感出现。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种误会,其实当你写多了以后会发现,“灵感”并不一定是必要的。比如说一个品牌设计师,他每年设计几百件衣服,他就没办法到处去找这个“灵感”,有时候就变成了一个生活习惯而已。当然也会分人,这没有好坏之分,像我真的就是变成了生活习惯。我现在打个游戏,大家还会过来看我一眼,但是我在写歌的话,都没人看。

  新京报:专辑《嗯》发布不到一年之后就发了专辑《耳朵》,你的创作会围绕着专辑的发布周期进行,还是反之专辑发布围绕创作?

  李荣浩:我觉得其实在于表达欲望,你想表现多少东西给大家看,你能不能给大家看到。不是说一年发一张、两张是为了显示我厉害。我是觉得歌差不多了,都可以了,就会发,如果有哪首歌不可以,我是绝对不会发的。你别看《贝贝》是首那么短的歌,如果自己这关不过,我专辑就会因为这首歌而不发行。我经常做这样的事情,认识我的人都觉得我神经病。我经常所有预算全部花完做完之后,我一听,说不要。真的,我其实给这个行业带来了非常多的工作岗位(笑)。

  身份2 编曲/乐手

  “我的宗旨是,一个音都不能动”

  新京报:为什么专辑里面许多乐器例如贝斯、吉他都自己上阵,但是鼓手还是会请荒井等人过来?

  李荣浩:因为我不会打鼓,我要是会打鼓谁还找他,他那么忙,还要给别人制作,我老找不着他人(笑)。其实第一张专辑的时候他被我折磨过,从第二张开始就很舒服了,因为他知道我的宗旨就是:一个音都不能变,不能动。因为我会给他用电脑做出来一个假鼓示范,其实很多鼓手有自己即兴的习惯,但是他在第一年录完专辑之后发现,没有这种机会,然后从第二年开始就录得很快了,到第三年我都可以不用过去了。我记得《不将就》就是他自己在台北录的,我说你帮我打一下,结果拿出来一模一样。他说满意吗?我说行,就这个意思。

  新京报:但是演唱会舞台上就没办法“一个人一支队伍”了,与演唱会乐手之间你怎么沟通?

  李荣浩:我们乐队的彩排非常精彩,非常精彩。有时候我就挨个在每个人面前站着,像朱家明、老顾(注:顾忠山,与朱家明均曾担当李荣浩演唱会的乐手)他们都经历过,我会直接说,老顾,这个手按这儿,那个手按那儿。因为像吉他这个东西,一个旋律可以在不同把位演奏出来,有些人不会讲究那么细,但是不同把位对于我来说,就直接影响到音色了,键盘、贝斯都是。所以每次我们排练完的第二天早晨就会变成一个乐队小课堂,每个人都问我这个往哪儿?怎么按?其实这么统一完之后,他们自己也舒服。

  身份3 制作人

  “制作人最帅的地方就是体现他的品位”

  新京报:许多歌手都需要一位制作人来帮忙把关专辑,但是你所有环节都自己来,在制作人的角色中,你需要担纲的工作是什么?

  李荣浩:其实制作人就是一个把关的功能,如果你可以自己弄完,那最简单,你脑海里出现什么样子就可以做出什么样子,制作人最帅的地方就是体现他的品位,这需要很多年的积累。其实我一开始真的跟很多老师都想合作,但合作完之后我回想,有时候做完了老师发给我,我不满意,他说你想怎么改?我说想要全改,结果第二次可能还有百分之六七十要改,第三次其实我也不敢说了,压力就会非常大。我自己本身也是制作人,也经常帮别人做东西,我完全可以理解当别人让你修改东西时的那种心情。这里绝对不是说别人做的东西不好,创作是件非常主观的事,我觉得不适合自己的话,慢慢就变成什么工作都自己来了。

  新京报:自己一个人把关、录音、录乐器,一个人混音一个人制作,这个过程会感到孤独吗?享受更多一些,还是痛苦更多一些?

  李荣浩:当然是享受更多,而且一点不孤独,非常有意思。真的,可能每个人兴趣爱好不同,我就是喜欢弄这些东西。我没学过音乐,我就是中学算毕业了然后成为了一个音乐爱好者,现在慢慢时间久了,年纪也大了,得到的认可才相对多了一些,一开始也不会这样。比如我在做第一张专辑《模特》的时候,我军鼓用得非常复古(李老师小课堂:军鼓就是“动次打次”里的“打”),听起来很闷,那个时候录音棚的老师就说你这个声不对,你听听人家录的军鼓音色都特别亮。我说没事,就那么来,你就让我错吧。两年之后,他说荣浩,你那张专辑发了以后,所有人就指定要你那个鼓的音色,他说我都纳了闷了,不知道为什么。我跟他现在还是非常好的朋友,我前几年还给他发微信,把那套鼓给买了。

  身份4 录音

  “一个人录音,接根线就行了”

  新京报:自己一个人录音,从技术上是怎么操作的?

  李荣浩:很多人觉得这不科学,自己怎么录?其实特别简单。大家常规看到的是屋里一个人录,玻璃外面有人帮忙,但其实从屋里接根线过来,把话筒放外面就可以了,然后录音是按小键盘上的3,按下就可以开始录,把音箱关掉就没有噪音了。

  身份5 导演/编剧/选角/剪辑

  “这些环节让其他人来的话,都会是无限的沟通”

  新京报:这次为“年少有为”巡演还策划拍摄了一个小电影,如今你在导演和编剧方面已经有哪些心得?

  李荣浩:我是很热爱学习的一个人,因为小时候太不爱学习,长大之后迟早都要还(笑)。我以前经常跟一些导演去讨论脚本要怎么写,怎么拍,到《年少有为》拍MV的时候,我说那我自己拍好了。我自己写了脚本,自己拍,写了一个已婚很多年的人,想到了曾经有一些小遗憾的故事,不是违背道德伦理的故事。到这次演唱会的时候我就为其中的角色拍了一个类似于前传的影片,时间不是很长,内容也很紧凑,我自己看完觉得很有意思。

  新京报:在影片的拍摄和后期制作过程中,是否遇到了难题?怎样解决?

  李荣浩:其实除了拍之外,最庞大的工作就是构建剧组,这个短片我们拍了两三天,但因为涉及形形色色的人,所以光选演员就选到我头疼,包括每个演员的衣服、台词、动作我都要把关。因为我的时间很少,所以拍完之后我跟演员说完“谢谢大家”,就立刻拿到剪辑室里剪,剪完之后我拿回北京。里面演员的口音不统一,我又找人来配音,配音完之后又调色、配背景音乐、做字幕,然后还要定字体,到底哪个标题是什么样的字体,都得自己来。这些环节你让其他人来的话,都会是无限的沟通。

  身份6 演唱会音乐总监/视觉总监

  “每个环节都得有人去把控这就是总监”

  新京报:演唱会音乐总监的身份需要完成哪些工作?是否跟制作人的身份类似?

  李荣浩:首先是编曲,把一些歌重新改编,去编鼓,弹贝斯,弹吉他,弹键盘,然后录一些和声,录完了之后还要做Program,Program在乐队中是不可缺少的,然后要做混音,最后再做一次母带,最后在演唱会上放出来。其实演唱会总监的身份就像我们坐沙发,如果扶手、坐垫都是一个人选出来的,但是到桌腿的时候你就不听他的,到最后整个审美就会很怪,所以每个环节都要有这么一个人去把控。

  新京报:你对舞台布置还有哪些高标准、严要求?

  李荣浩:其实说真的,我们也花了非常多的钱、精力在舞台上,我们这次想追求的是,花的每一分钱都让所有观众看得明白,感受得到。像我以前办演唱会,我在这里唱歌,很嗨地弹吉他,后面就哗哗地闪那些动画。这次导演拿着PPT来找我的时候我一看,第一页有个标题“李荣浩世界巡回演唱会”,第二页就开始有个耳朵动,漂亮的闪电飞过去,直到结尾是一个“Thanks”。我看完之后说,我就喜欢这个“Thanks”,为什么?因为大家能懂这个的意义是什么,我就想谢谢你们,或者是谢谢我自己,很简单。但是如果有个耳朵,或者有个闪电穿来穿去地飞,这是什么意思?我不是说这个东西不好,我是觉得会浪费掉,因为舞台上已经够满了。国际上也有许多优秀的演唱会,超大牌,十万人,他就一张照片从头放到尾,但也有很多人留下了非常美好的回忆。

  彩蛋 李荣浩的下一个挑战

  新京报:在诸多身份之外,下一项想挑战的目标是什么?

  李荣浩:我学英文学了一段时间了。我以前觉得不会英文没有关系,找一个会英文的跟我一起就好了。到后来发现不对,还是差非常多,这是我前段时间跟一个外国人聊天的体会。所以从那次结束之后我就立刻找了一个英文老师,每一天都不能停。

  采写/新京报记者 杨畅

“哎”雷曼草暗自叹一口气,怔怔地看了看自己的洞府,发觉杨立还在,这才抬脚向外行去,她要去寻那黄金蚁,给来客,也给自己,准备花蜜当作早餐。“快点儿,”杨立哪里晓得眼前这个修士见多识广,竟然把自己当成了有恋 童癖的怪叔叔,懊恼之下只是大声催促着。这名少年神体并非人们心中所想那般冷傲难以接近,相反此刻显得平易近人,主动与人攀谈,引起不少人的好感。